五世纪——南北朝前期的牛人们NO217

2019-09-07 作者:网页游戏   |   浏览(67)

  元勰还是不肯放弃:皇上圣明,应该不会无罪杀我,这肯定是有人诬告我,我要与他当面对质

  元勰疼痛难忍,一边拼命挣扎一边拼命大叫:苍天啊,你睁开眼看看,我如此忠心却反而被杀……

  李氏知道这肯定是高肇所为,边哭边痛骂道:高肇枉理杀人,天道有灵,将来一定不得好死!

  元勰一向有“贤王”之名,在当时名望极高,他的死讯传开后,无论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都为之感到无比惋惜,而对杀害他的主谋高肇则无比痛恨,甚至村头卖西瓜的王二娘、街头捡垃圾的李二狗也全都义愤填膺:姓高的竟然枉杀如此贤王!

  他周围全是围得水泄不通的马屁精,就连感冒了吹个鼻涕泡都被人赞美为“晶莹剔透,冰清玉洁,超凡脱俗,色香味俱全”,就连大蒜吃多了口气难闻也被人吹捧为“气若幽兰,卡布奇诺,此味只应天上那个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”……

  不过他虽然权谋水平极高,但毕竟不学无术,私心又极重,在他的主持下,北魏的朝政日益腐败,贪污成风,贿赂公行。

  据说当时的吏部尚书元晖甚至公开卖官鬻爵,明码标价,以郡太守为例,大郡卖两千匹绢,中等郡为一千匹,小郡则是五百匹,其余各种官职也各有价钱,以至于天下人把负责选拔官员的吏部称为“市曹”——“市场衙门”。

  他热衷于谈论佛教义理,经常在内宫召集天下名僧,亲自讲经论道,很少把精力放在国事上。

  可以说,此时的北魏早已是金絮其外,败絮其中了——表面上看起来依然歌舞升平,但实际上已经隐藏着极深的社会危机。

  他是元恪的四弟,一向以才学著称,见此时高肇擅权,而元恪却不闻不问,他非常忧虑。

  在一次和元恪的谈话中,他一针见血地说此时的北魏是:明君失之于上,奸臣窃之于下,祸乱之基,于此在矣!——皇帝在上面碌碌无为,奸臣在下面胡作非为,祸乱的根子,就在眼下这时候啊!

  就这样,在元恪和高肇的统治下,北魏的国势就和进入冬季后的气温一样开始持续断崖式下跌——不仅内政混乱不堪,外战也连连受挫。

  公元511年三月,南梁的朐山(今江苏连云港西南)发生内乱,当地民众杀了守将,向北魏求援,北魏徐州刺史卢昶趁机派部将傅文骥乘虚而入,占领了朐山。

  朐山是南梁北上进兵的前沿阵地,不容有失,因此萧衍得知朐山失陷,立即派大将马仙琕率部北上,反攻朐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五世纪——南北朝前期的牛人们NO217

网页游戏推荐